欢迎访问株洲新闻网(http://1000revoluciones.com)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地球上最后的白鲟,留在那枚50分的邮票上 专家

时间:2020-01-04 00:00|来源:株洲新闻网| 点击:59 次
地球上最后的白鲟,留在那枚50分的邮票上 专家称2005年-2010年时长江白鲟已灭绝 长江十年禁渔计划元旦起实施

地球上最后的白鲟,留在那枚50分的邮票上 专家

地球上最后的白鲟,留在那枚50分的邮票上 专家

渔民曾经拍摄到的长江白鲟

新年的第二天和第三天,“白鲟灭绝”的消息高挂在热搜榜上,阅读量数以亿计,足见人们对它的关注。

但在专家们看来,这样的关注有些迟了。

传说可长到万斤、曾经的“中国淡水鱼之王”长江白鲟没能进入新的一年,中国长江又一特有珍稀物种被宣布灭绝。

这是继白鱀豚(极危,CR,可能已灭绝)和长江鲥鱼被研究人员宣布功能性灭绝之后的又一坏消息。

极少数活下来的古代鱼类之一

国际学术期刊《整体环境科学》日前在线发布的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专家的一篇研究论文透露了这一消息。专家们在该论文中称,预计2005年2010年时长江白鲟已灭绝。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官方微博1月3日12:31发布消息称,IUCN尚未官宣白鲟灭绝的消息。对此,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首席科学家、研究员危起伟博士3日下午称:“是没有正式公布,但评估已经完成了。公布与否,不影响其科学结论。”

“千斤腊子,万斤象。”“腊子”指的是中华鲟,“象”指的是长江白鲟,据说它可以长到上万斤。

白鲟体型硕大,成鱼可长达七八米,游速迅疾,被称为“水中老虎”“中国淡水鱼之王”,它也是世界十种最大的淡水鱼之一。它和长江中华鲟一样,是距今已有一亿五千万年的中生代白垩纪残存下来的极少数古代鱼类之一。

十多年来,长江白鲟始终未在渔民和科学家们的苦苦搜寻中现身。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003年大年初一,中国水产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的科学家最后一次救助一条长江白鲟、放生并跟踪。但随后,船触礁,被放生白鲟的电波信号也消失。

没人能想到,这可能是人们最后一次发现长江白鲟。失去这一条鱼,也失去了整个物种。

2003年至今,科研人员没有再发现过白鲟,也没有其人工养殖个体存留。

白鲟曾经登上过中国邮政1994年3月发行的50分邮票。1月3日,在微博热搜榜上,很多网友翻出儿时家中的信封,纷纷感叹:“我们从未遇见,听闻已是永别!”“家里也有这张邮票,小时候不懂,现在懂了却永远不能见到了。”

长江十年禁渔计划实施

长期过度捕捞,导致长江陷入了“资源越捕越少,生态越捕越糟,渔民越捕越穷”的恶性循环。“救鱼,也是‘救人’!”日前在沪召开的长江流域生态保护战略研究论坛上,有专家一针见血。

在长江守护者们的奔走下,“长江禁渔十年”政策终于落地——农业农村部宣布:“从今年1月1日0时起,长江流域的重点水域将分类分阶段实行渔业禁捕。”

在2019年年初,农业农村部等三部委就联合发布了《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建立补偿制度实施方案》,明确规定,从2020年元旦开始,分步骤推开,禁渔10年。

长江保护法草案拟将这一规定上升为法律,明确规定:长江干流和重要支流等重点水域十年内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

草案第三十四条明确规定:国家对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实行严格捕捞管理。在长江流域水生生物保护区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在本法实施之日起十年内,长江干流和重要支流等重点水域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具体管理办法和重点水域范围由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

草案同时明确,违法捕捞者可被处以五万元以上至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如果情节严重,造成生态环境破坏,需要进行生态修复的,承担全部修复费用;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让捕鱼人成为护渔人

2019年10月14日,一封关于应用长江重点水域退捕渔船渔民调研数据分析成果的函发到了上海海洋大学。这封来自农业农村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的信上说,该校开展长江大保护的数据资料和分析报告,已被他们采纳并用于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工作。

该校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陈廷贵告诉新民晚报记者:“就像伐木工转变为护林人,捕鱼人也能成为护渔人。通过实地调查,我们发现了渔民与退捕政策满意度之间的规律,并建议政府开展职业技能培训,确保渔民转业有门;完善社会保障,提供养老和医疗保险等。”

也有学校教授提出,引导渔民参与巡护,有助于发挥渔民的专业优势和熟悉环境优势的同时,也有助于退捕渔民的安置。这一建议在一些区域试行,反响良好。

“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全面禁捕后,渔业资源将逐步恢复,下一步我们要探索有偿使用制度,改变分散式捕捞模式,推动长江渔业资源有效保护与合理利用的动态平衡。”农业农村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副主任董金和如是说。

长江流域以全国20%的国土面积,养育了全国40%的人口,创造了全国40%的经济总量。不少人都明白,十年禁捕的政策落地,并不容易。尤其是数年之后,渔业资源一旦恢复增长,对退捕渔民的利益诱惑很大。

“长江禁捕制度的实施及后续长效管理是一场持久战。”上海市农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接下来,我们会加强联动执法,不断加大对长江禁渔违法行为的威慑和惩处力度,坚守长江禁捕的底线红线,维护禁渔秩序。”(综合新民晚报微信公众号、澎湃新闻)

新闻推荐

往事|新建大叔

2020年是知名画家朱新建(1953-2014)辞世六周年,朱新建生前为南京书画院专职画家,也被认为是新文人画的代表画家之一。由南京...

Copyright © 2002-2030 株洲新闻网